20世纪90年代日本的消费退化_崇义新闻网
首页 > 调查 > 正文

新闻资讯类app

20世纪90年代日本的消费退化

    前几天,我参加一位二十多岁女孩的生日餐会。我们在市中心的时尚日本料理餐厅用完餐,打算搭计程车前往咖啡店吃生日蛋糕时,她有感而发地喃喃自语:“哇,感觉好像泡沫时期一样……”为了吃生日蛋糕而特别换地点,而且还是搭计程车,对她来说应该是泡沫时期才有的行为吧!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知(ID:bazzhi),作者:徐浆糊,媒体人,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目前正在写《消费降级指南》系列。日本作家酒井顺子书里的这一段描述让我感到新鲜。酒井顺子是所谓的“泡沫世代”——她出生于1966年,这意味着当她大学毕业时,正赶上日本泡沫经济顶峰——那是在1988到1991年之间毕业、找工作易于反掌的“幸运儿”。而她的晚辈,生于日本经济泡沫破碎之后的平成年间的90后们,自出生以来就完全不知道景气好是什么样子。他们中的许多人对那场泡沫的了解,几乎并不比身为中国人的我们多。“生日时不是会收到一百朵玫瑰吗?每个男人都像石田纯一一样开 BMW ,不是吗?不是很充满希望吗?”平成女孩这样天真地想象。事实证明贫穷可能真的会限制她的想象。纯粹出于一种好奇,我从陈旧的新闻、书刊、影视剧、甚至日语论坛,收集着泡沫时代真实生活的片段,而它们拼凑起来是这样的:当时的东京是一个镀金的城市,餐馆出售洒有金片的寿司,商场里售卖金箔包裹的巧克力——这样它们可以卖出原来的50倍的价格。在新宿,几乎每个行人都穿着名牌服装、名牌鞋子:上班族穿着约翰.罗布(John Lobb)的鞋子,家庭主妇戴着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的珠宝首饰,潮流青年追逐价格不菲的设计师品牌,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在这个时期找到了他们的崇拜者。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们——他们不管是谁,一毕业都可以被五家左右的公司录取;大公司为了争夺他们,一旦内定,便以“培训”为名,把他们关在豪华温泉酒店中,以免他们接受其他公司的工作。面试的路费自然是报销的,一旦录取还有现金奖励。如果是顶级学校毕业,公司就给安排高级公寓,配进口车,再送一整套阿玛尼行头。进口的高档食品如鱼子酱前所未有的流行,为年终聚餐预定顶级的Tokujo肋骨是很自然的事。人们花大价钱喝高级洋酒:路易十三、麦卡伦威士忌……直到酩酊大醉——如果不识相地点朴实无华的清酒,会遭到服务员的怠慢。街边满是争抢着出租车的人们,无论车费多贵都要打的回郊区的住所去,他们挥舞着手中的大钞来引起出租车的注意——因为司机会挑选乘客,他们青睐那些目的地更远或愿意支付高昂小费的客人。东京湾北岸刚刚落成了东京迪士尼——那曾是作家新井一二三小时候全家每年一起去找蛤子的浅滩——现在这种淳朴的体验被争先恐赶赴的美式梦幻代替了。而成人们还有另一个只属于大人的迪斯尼乐园——六本木的迪斯科。一个普通的白领,下班的娱乐是去泡吧蹦迪和洋酒,周末的活动不是打高尔夫就是滑雪——无论是一轮高尔夫比赛还是在银座的女主人酒吧度过一晚,都可以让人轻而易举地花掉上千美元。结婚动辄购买价值过万美元的婚纱礼服,蜜月则要飞到夏威夷或巴厘岛,一个婚礼花费数十万美元实属正常。当时一位刚刚毕业进入的制药公司的普通销售员,每年招待客户的费用账户就超过15万美元。他把顾客带到各种花哨的餐厅、女主人俱乐部,然后再把他们连同礼仪小姐一起带去喝更多的饮料,唱更多的卡拉OK,蹦更多的迪,最后为每个人叫一辆出租车回家。即使他每周至少三次这样做,仍无法全部用完这笔公费。为此一些更“有进取心”的销售员会与礼仪小姐达成协议,这样他们可以获得20%至40%的娱乐费回扣,而这些回扣通常等于他们的工资。那些叫Mercury、Links或Leo的女主人,常常收到来自商人,股票经纪人和房地产大亨不假思索的大笔赠予。一位女主人在1990年的一个晚上,收到一位顾客递给她的14,000美元小费,对方说:“给自己一些新衣服。”“这令人难以置信——特别是考虑到我没有和他发生性关系。” 她说。那几年,日元与股价、房价一同上涨。这使得无所作为简直是一种懒惰,于是每个人都变成了投资家、投机家。人们涌到国外去抢买名牌皮包、钻石,每个聚会都在异口同声谈着股票、外汇、房价、银行、利率。股票和地价越炒越热——直到东京地价足以买下美国全境。金钱仿佛从天而降。在自己人生中的夏天和日本这个国家的夏天完全重叠的那段时期,每天都过得如祭典一般。电视里播放着收视火爆得令“周一晚上街上没有上班族”的《东京爱情故事》,令人感到心潮澎湃的,除了热情奔放的赤名莉香,大概还有那个正在繁荣的东京。“泡沫经济时期在泡沫世代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因为这个印象实在太鲜明,再加上往后的时代又太过朴实,感觉一转眼就过去了。”与48岁的酒井顺子须臾而过的青春一同消逝的,还有那个更有野心,同时又略显贪婪,每个人都追求自己的财富的日本。当泡沫破灭时,它将这个国家的生活榨干,剥夺了它的野心和快速进步的感觉。今天的日本显然与那个时代完全不同。2017年TBS的大阵容电视剧《四重奏》收视平平,在最后一集之前的平均收视也只有8.8%。而编剧正是那个在1991年仅23岁就凭借《东京爱情故事》,在电视圈内被视作天才一般的存在的坂元裕二。对于曾经以32.3%的数据站在收视率巅峰的坂元裕二来说,眼下的收视和他剧中的人物一样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惨淡。如今他对泡沫经济时期的纯爱故事早就失去了兴趣,更愿意写写当代都市人的尴尬处境。他的主角们或笨拙,或顾此失彼,或爱而不得,或壮志不酬,大概这本就是人生寻常事。奢侈品与大钻石不再被穿戴在新宿街头的行人们身上,而更多陈列在中古店铺中——它们越来越多乃至成为了这个国家标志性般的存在。大量在泡沫经济中从世界各地买入的钻石、奢品被人们重新放到二手市场中出售——安倍政府推出的日元贬值政策,加上长期经济紧缩和老龄化更加促使人们这样做。这批“泡沫钻石”储量之大,甚至使日本成为了钻石的重要出口国。据说“泡沫钻石”还有一个特点是往往克拉数很大,透明度高,因此格外受到外国人的欢迎。如今这些中古店铺中的绝大多数都配有中文服务员。圣诞季,当我走进新宿街头一家知名中古连锁店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位来自中国某海淘平台的女主播,用自带的主播灯,在玻璃橱柜前进行一场海淘直播:“亲们,价格好哦,钻加起来至少有十分……一下省了700现在……能下手的尽量下手,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就不一定了……别急,手表还正在谈,这个月争取给亲们播一次……”越来越多中国消费者喜欢亲自去日本购物,这些经验被写成帖子分享在小红书上。张雨绮在视频中微微一笑:“一克拉以下的钻戒,不值钱的。”——准确反映了中国消费者的购物态度:在御徒町站附近的中古店,据说现在大约一半的顾客是中国人,而他们主要购买1克拉以上的大颗粒钻石,在很多情况下购买量超过300万日元。尽管日本电视上的广告一直在鼓吹“青少年的离境车”概念,但年轻一代的年收入并没有增加,更多的人选择购买二手车而不是新车。由于长期的通货紧缩,二手市场的规模在持续扩大。不止是车,还有服装、家具……年轻人甚至婚纱都喜欢买二手的。“当与90后的日本年轻人谈起《东京爱情故事》时,他们的关注点完全不在那档子事儿(性)上,而是:’那里面人真是有钱啊,天天都出去喝酒哇’”——一个知乎回答者这样分享道。“如果说几代人有什么区别的话,” 杏子酱在带我去看一座位于东京新宿的房产的路上说,她是日本一间主要面向中国人的地产公司的地产经纪人,“我感觉60岁的一代很多还是很富有的。他们往往在闹市区开着爵士酒吧,或者投资咖啡厅,讲究生活品位和品牌。我认识的一位这个年纪的太太,她对吉野家这样的餐厅嗤之以鼻。”她带我看的房子在新宿中心位置,在日本房产泡沫破碎时,房价几乎腰斩,00年到达一个低点,此后,经过近20年的缓慢爬升,如今房价回到最高点的90%左右——这也大概代表了整个东京的情况。加上租金收入,对于在最高点的购房者,单纯从账面上说,勉强持平。这听起来挺糟糕,不过还是比炒股的那些人要好——日本的股市,至今距离最高点还有很远。“压力最大的是40多岁的一代,他们往往要供养小孩。2、30岁的年轻人则不买车,不买房,不结婚,不生孩子,很多也没有正式工作。”杏子酱自己就是90后,而她目前最大的业余爱好是织毛线——她专门报了学习织毛线的课程,这样她就可以亲手为自己的家人编织出围巾和毛衣,而不用去商店买了。如果去了解一下这几代人的人生的重要节点与泡沫经济相交的轨迹,你会发现杏子酱的纯个人观察也很合理——泡沫经济的残酷之处,在于它给时间上相差无几的人们留下了完全不同的遗产:泡沫世代(1961-1965年出生的人群)他们是在日本泡沫经济顶峰时期,恰逢刚出社会的年轻人们。他们找工作容易,轻轻松松就进入大企业,薪资优渥,生活中都闪烁着金光闪闪的光泽。虽然泡沫世代们后期也面临了激烈竞争以及被淘汰的风险,但是远比连进入公司的机会都没有的下一个世代要好了。可以说是夹在穷与萧条中间,唯一的繁荣世代。“绽放出不符时代的耀眼光芒的中年人身影”,应该就是泡沫世代的画像。冰河期世代(1971-1975年出生人群)他们是在经济泡沫破裂后,不幸刚好毕业的一代。迎接他们的是经济危机与紧缩的招聘市场。这一代人中的不幸成员至今只能靠兼职或打合同工——收入低,经济条件岌岌可危。时间越长,他们就越难以打破周期,改善生活,结婚或生孩子的可能性变得很小。而这代人中即使是拥有永久职位的那些,也面临难以晋升的困境。经常抱怨升职加薪的前景渺茫或者为养老金担忧的中年男子,是这一代的典型画像。新冰河期世代(1989-1992年出生的人群)“平成最后的夏天”,让大家意识到出生于平成一年的平成初代,今年踏入30岁了,他们是“这辈子看电视新闻都没有看过好消息的”的一代:幼年时期目睹父母投资失败的恶果。房产不断贬值,房贷却分文未少,家庭生活质量直线下降。紧接着1995年阪神大地震重创日本,经济陷入长期不景气。屋漏偏逢连阴雨,当毕业准备找工作的时候,又遭遇了2008年的雷曼危机与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众多公司经营惨淡,大幅缩减应届生招聘名额,导致了日本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新就职冰河期‌‌”(2010年~2013年)。“就职浪人‌‌”、“飞特族‌‌”,“啃老族”应运而生……他们中的一部分不愿意再出去找工作,沉浸于二次元世界,与社会脱节,成为社会问题。“不去国外玩,也不开车,不滑雪,也不玩滑雪板,不喝酒,也不做爱,穿优衣库的衣服,在大学中应该也会乖乖上课吧!一点雄心壮志都没有!”——从来自老一辈的评语中,大概也能一睹平成世代的风采吧。你会发现,当对某个重大政治经济事件有了一定了解之后,它就成为一把钥匙,能够打开那些你以往打不开的宝箱。过去许多关于日本的片段连接起来:90年代爸爸跟我讲日本同事“抠门儿”,来中国出差的日本工程师送礼只送圆珠笔;鬼怒川上那些内部结构错综复杂的超大型温泉酒店、日益萧条的数个过时的主题公园、迷宫般找不到入口的地下商业街的废墟;在伊豆偏僻的乡下旅行,加油站小卖部看门的老头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中的高尔夫频道;宫崎骏早期与后期作品不同的情感基调;永远拿不到诺贝尔却永远卖座的村上春树小说……乃至原宿街头奇装异服的年轻人。对于日本来说,泡沫经济是一把重要的钥匙:只有了解了日本的泡沫经济,才能真正理解日本。甚至,理解中国。每个读到日本泡沫经济这段历史的人,都从中看到了惊人的相似性。这种相似性让人感到既刺激又迷惑。刺激在于这看起来几乎像是一场国运的对调——从90年泡沫破掉的那一刻起;而迷惑在于,中国会成为下一个日本吗?桥水基金创始人Ray Dalio 在新书《债务危机》中的名言成为新时代的警世钟:“很多人认为过去发生在不同年代,不同国家的经济危机都是由不同的原因造成的,而我只看到了同样一些事情一次次地重复上演。”在25年前,经济泡沫刚刚破碎之时,一篇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中,日本被比作“MONUMENTS TO A BUBBLE THAT BURST”——一座破碎泡沫的纪念碑。“正如古埃及,希腊和罗马留下了废墟,保存着昔日文明的光辉。日本的泡沫经济同样留下了‘废墟’:建造了一半的豪华建筑,废弃的高尔夫球场和破产的餐馆与酒吧……”文章以相当恢弘的语气写着。每个国家都或多或少的停留在了它最辉煌的时代——通常也是泡沫最大的时代——大型基建项目与地产的狂潮塑造了那些最具代表性的建筑。荷兰是17世纪的,英国是18世纪的,美国是上世纪20年代的,而日本是80年代的……那么中国会停留在21世纪的开端吗?我们以后是否会以同样的看待“经济泡沫的废墟”的眼光——去看待小红书上那一篇篇使人艳羡的帖子——从那些轻轻松松就晒出了大钻戒和爱马仕包的、在俯瞰海景的奢华酒店泳池旁精心拍摄的照片;那些教人如何在巴黎血拼、又或者挖掘星巴克的隐藏菜单的攻略中——来重温过去的辉煌岁月,那些金光灿灿乃至于矫揉造作的,有着无尽希望的日子?当我们回顾过去,一切都被下好了定义。但身处其中时,“泡沫”什么时候来了又走了,并没有那么明确的节点。更多的普通人是在逐渐感受工作难找,项目难谈,工资与物价不升反降的过程中,逐渐意识到泡沫经济的崩溃的。与一些流传甚广的在泡沫时期进行激进投资的悲惨案例相比,许多日本民众对泡沫经济后生活的描述听起来并没有那么可怕:“泡沫时期每天下班是酒吧、夜总会,后来成了到小酒馆喝一杯回家;泡沫时期喝了酒直接打车回家,后来是家人开车到电车站接;泡沫时期的休息日是打高尔夫;后来是带孩子去公园、去不花钱的博物馆、科技馆。”如今日本甚至看起来是一个比90年代更宜居的地方 —— 不那么自我满足,更开放,更便宜。在某些方面,经济不景气与缺乏可能性反而给了一些人一种自由,有许多有趣的艺术与亚文化群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现在我们确实面临着与当时的日本非常相似的处境,在债务快到极限时又遭遇了贸易战,给非常脆弱的全球经济蒙上了浓重的阴影。日本的泡沫迅速地破掉了,但它的痛苦依旧扩散了20多年;中国的泡沫也许不会那么快破掉——“很多人说恐怕二十年后的中国是现在的日本,每每看到这类标题,我都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挺好的。”友如是说。References:Paul Blustein | In Japan,Monuments to A Bubble that BurstSonja Blaschke | Deflation in Everyday Life:A Japanese Family ReportsR.A.| Lost decades: the Japanese tragedyEdward Jay Epstein | What was lost and found in Japan's lost decade酒井顺子 《人到中年,更是理直气壮》新井一二三 《我这一代东京人》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八知(ID:bazzhi),作者:徐浆糊,媒体人,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目前正在写《消费降级指南》系列,复制或转载本文请联络该公众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网立场

     本文由 八知© 授权

     网 发表,并经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

当前文章:http://www.wwdxw.com/x4fpftl2g/996697-1110217-53161.html

发布时间:04:55:44

广州设计公司  喜中网  喜中网报码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免费资246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免费资246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免费资246  喜中网  正版免费大全资料  二四天天正版好彩费资枓大全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相关文章}

36氪访谈|对话蓝筹风险投资公司陈伟光:一个美元风投的13年寻路中国

    36氪访谈|对话蓝筹风险投资公司陈伟光:美元风投13年寻路

    36氪采访|对话蓝筹风险投资公司陈伟光:一个美元风投13年的中国之旅

    文刘竞

    编辑洪英

    与大多数说话流利的投资者不同,兰池风险投资公司的管理合伙人陈伟光(音译)不是一个金句子。

    对于这位在新加坡长大、在硅谷生活了近10年、祖籍是潮汕的投资者来说,发表一个自由自在的中文演讲可能比一个成功的投资要困难得多。

    2005年,陈伟光成立兰池中国。在接下来的13年里,中国市场以无数个周期激增,兰池无疑是一个意志坚定的老手。

    像硅谷的大多数精品基金一样,兰奇高度赞扬独立思考,注重技术创新和硬技术,辐射出一些泛TMT项目;基金的规模总是可控制的,每年推出约20个项目;投资回合在A前和A回合;基准式流线型。g被提倡,并且投资团队在大约10人中是稳定的。

    上面的每一个看起来都很普通。的确,大多数VC的基本逻辑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所以这也是陈伟光的问题:兰池有什么不同?

    陈伟光的回答是直截了当的:兰池并不痴迷于追求“百分之几的差别”。但如果我们真正地履行每一项最真实和核心的原则,这将足以使一个风投常青。

    正是对“纪律”的重视,造就了兰奇“少但好”的形象及其在过去13年中的成就:投资近10亿美元刺激了近60亿美元的后续投资,孵化器的总价值已经超过250亿美元。

    兰奇也是独角兽系列的第一位投资者。2011年,酷讯的创始人陈华决定再开一家公司。兰奇投资之后,他尝试了将近100个方向,并最终孵化出了“唱吧”。作为第一家机构投资者,蓝池还参与了清云、利息店、VIP陪伴等项目。

    更广为人知的是兰奇与企业家之间的高度约束力。自2008年以来,他支持杨浩勇从谷歌分拆国泰网,直到他与58个城市达成合并谈判桌为止。陈伟光一直陪着他。2016年,杨浩勇又以瓜子蠪侄_建筑资讯网二手车的身份开始创业,陈伟光则作为天使投资者。苏宁收购PPTV后,创始人姚欣作为投资伙伴加入兰池。

    特别是在即将到来的2018年,人们普遍认为,在风险投资的冬天,随着蘑菇街的首次公开募股,VIP培训师、汽车和房屋的连续再融资,兰池的这个老VC有一种“黑马”的态度。

    最近,很少出现在兰池华茂办公室的陈伟光接受了36个氪的采访。在四个小时的谈话中,陈伟光带着一点儿南洋口音,说得很慢,但是对所有的问题都很坦诚。他分享了兰奇在企业家选择、基金定位、团队管理等方面的策略和想法。面对中国市场的变化,我们还花了一些时间探索了典型的美元风险投资公司兰池的持续和变化。

    以下是对话的摘录:

    谈企业家的选择

    我们的大多数CEO都是产品经理和技术人员。也许这些企业家会更加纯洁和专注?

    当然,企业家必须有一种对成功的渴望,但是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饥饿和渴求背后的梦想感。

    36氪:瓜子二手车是近年来你的杰作之一。二手车广告市场似乎陷入困境。每个广告费是10亿元,但是谁敢不先停下来呢?

    陈伟光:在当前的行业形势下,要想快速占领用户的心智,营销必须继续。这也是郝勇(捕捉与市场网络的前创始人,现任甜瓜种子二手车司机杨浩勇的首席执行官)在赶上市场时获得的经验。

    那一年姚晨被选为发言人。有一则关于她骑驴的广告。春节期间,当北胜光的农民工回到城市时,他们在地铁里看到了它,他们立刻知道了机密信息网站是做什么用的。

    在此之前,追赶网络被58人严重击败。广告发布后,来了很多交通堵塞,一下子就超过了。因此,半年后,58名记者还寻求杨伟来的支持。

    36氪:但是58个城市仍然实现了反补贴。

    陈伟光:当时的销售体系跟不上市场。一些交通堵塞了,没有赶上。这和郝勇的起源有关。他是个优秀的产品经理,但在那个阶段,公司的执行系统还不够健全,尤其是销售团队。

    36氪:网络追赶是一种低价、高频的消耗,而瓜子反过来,老方法还能工作吗?

    陈伟光:结果,瓜子广告的转化率非常好。正是因为瓜子乘客名单高,频率低,更要粉碎广告。瓜籽的潜在客户有更长和更困难的时间来作出消费决策。在这个过程中,他应该不断让他看到瓜子的品牌,并促使他做出最终的决定。

    36氪:产品经理是企业家兰奇的偏好吗?

    陈伟光:一件事。后来,我们的CEO大多是产品经理和技术人员,这也许与兰奇强调“技术创新”的原因有关。2008年,我投资郝涌时,他是个害羞的工程师,每次见到他都聊产品。除了他,陈华(歌吧)、姚欣(PPTV)和黄云松(清云)都是一样的。也许有这种背景的企业家会更加纯洁和专注。

    36氪:产品或技术背景的企业家有限吗?

    陈伟光:当然。例如,姚欣绝对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和工程师,但他的商业意识稍微弱一些。

    2008年,PPTV刚刚获得奥运现场直播代理权,金融危机来临,公司的账面还剩下50000美元。事实上,PPTV当时的流量已经很大了,但是商业化一般都做了,除了姚新,应该有更强的商业能力帮助他。

    视频产业非常注重业务能力。你看,不管是顾永强还是巩宇,他们在这方面都很强。所以我想到了陶庄,PPTV后来的CEO。

    陶创以前的地图公司被微软收购了。那时,我听说他认为美国太无聊了,想做点不同的事情。他立刻买了一张去西雅图的票。他住在西雅图山坡上的一所大房子里,开着一辆美洲虎去机场接我。我在他家住了一夜,说服了他:中国发展最快的国家在哪里?互联网。互联网的中心是什么?视频。然而,我没有告诉他,我也投入了市场网络(哈哈)。

    36氪:在那个时候,在你看来,机密信息比视频是更大的机会?

    陈伟光:不是。从背景来看,陶庄不适合赶上市场。赶上市场是“肮脏而活泼”的,而陶庄是一个更加宏观的人。

    姚欣也认识到这一点。后来见到陶庄时,他说:“如果你愿意来,我可以为你做CEO。”

    事实也证明陶创是对的。加入后,他带来了一批业务和内容主管,并带来了孙正毅2.5亿美元的金融资本。也就是说,由于姚新和他之间的互补性,PPTV最终获得了比PPS更高的购买价格。

    韦兹,现在陶庄又开始创业了。艾,从事基于高清晰度地图的无人驾驶定位服务,兰奇已经投资。

    36氪:在最具产品和技术背景的“蓝旗”企业家中,罗敏是个例外。

    陈伟光:不典型,但也不例外。罗敏的认知能力很强。

    让我给你举个例子。当有趣商店刚开始营业时,就出现了一个难题:是借钱给企业家,还是借钱给学生?单笔的钱比较多,但是还款周江涛生日礼物_防水资讯网期长,这就意味着要建立一个复杂的风控系统和一个强大的离线收集团队;如果你借给学生几百元,你可以打电话给他们。

    在那些进行消费阶段划分的企业家中,罗敏是一个很早的思想家。后来,当他意识到借钱给学生存在政策风险时,他也转向了白领作为主导产业。

    氪:有些人评论罗敏:除了超强的思考能力,还有“强烈的成功欲望”。你特别重视企业家的饥中国药典2010版_直工委网饿吗?

    陈伟光:当然,企业家必须有成功的渴望,但是更令我们印象深刻的是渴望和渴求背后的梦想的坚持。

    氪:如何识别一个真正有梦想的企业家,或者只是谈论它?

    陈伟光:我已经投资18年了。当然,除了一些特定的方法,它还依赖于经验和感觉。

    比如,春雨博士刚出来时,很多人都不乐观。他们说医生太忙了,以至于没有时间上网。但是张瑞坚信,只要系统足够轻巧和快速,医生就可以不用花很多时间就能实现在线咨询。

    张瑞来自一个医学家庭。他的梦想是改变国内的医疗环境。如何验证?最初,Spring Rain的核心用户是一群焦虑的母亲,她们的婴儿在半夜里感冒发烧。他们都在半夜提问。那时,春雨通常需要5到10分钟才能回复病人。但是张瑞设定了一个目标:在30秒内。这种变化需要团队的巨大压力、挑战和综合能力。

    这仅仅是产品的终极追求吗?只有梦想才能驱使他完成这样一件困难的事。

 &我最喜欢的书刊_铁道网成都网站建设公司网nbsp;  谈公司

    如果我不想去,世纪博览会谈判就得去,因为我想陪郝勇。

    投资就是要在人海中找到真正的企业家,并伴随和共同成长很长一段时间。

    挑选企业家就像是相亲。当你看到第十个,你会发现第四个是最合适的,但当你转身,对方结婚了。

    氪:对于企业家来说,蓝筹能持续多久?

    陈伟光:“需要多长时间?”-那样说会残忍吗?毕竟,创业者很执着,我们会继续沟通,帮助他们了解现实和外部环境。我们还安排了一些人,在试运行后告诉他们这种模式可能行不通,但是他卖掉了房子,然后把它投入了公司,也许是这样的,也许它最终会赔钱。对于投资者来说,这是一条很难把握的线。

    像有趣的商店这样的项目已经上市三四年了,只能说是幸运的。大多数时候,等待的时间要长一些。优秀的早期风险投资本质就是追求长期。

    36氪:但是这个基金是有寿命的。

    陈伟光:是的,非常现实。因此,在投资策略方面,如果企业家在某一阶段没有做好工作,要么我们选择不增加,要么我们寻求退出。这是LP的责任。但是,我们仍然希望和创业者待更长的时间,甚至和他们一起经历不同的创业项目。

    36氪:比如,杨浩勇从市场到瓜子吗?

    陈伟光:郝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刚回到中国后,他是第一个投票的人。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才从Google中退出;在2014年与58家公司合并;现在我们正陪伴郝勇。

    36氪:你和兰奇在58世纪的谈判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陈伟光:我只能说蓝池是国泰市场的第一家外部股东。

    36氪:谈判中最困难的时刻是什么?

    陈伟光:郝勇想为员工争取更多的权益。如果老姚担心去市场的人会拿钱走呢?最后,老姚做出了让步。这次谈判让我看到了两位CEO的想法和模式。

    后来,姚金波说他那天晚上看到了人性的丑陋。杨浩勇还说他将来会写一本书。

    陈伟光:谈判真的很难。我们从下午4点5分到第二天早上7点8分一直在谈话。轮战也是我投资20年的时间。

    事实上面部防晒_陈强电影网,那天我进威斯汀酒店之前,没想到能谈得这么快:58家已经上市,很难同意5点5分上市,而且市场里还有一大群父母和儿子,他们抚养了九年,当然不愿意出售。

    作为投资者,去不去那里是很尴尬的。郝勇问你是否同意。你同意,郝勇会说:瑞,你想赚钱;你不同意,但是每个人都很清楚,归根结底,这是生意。在你死之前,没有人能得到便宜的价格。

    氪:那你为什么要去?

    陈伟光:如前所述,我应该陪郝勇。在交易方面,我们可能更善于投资。我们可以给他一些建议。

    36氪:你和杨浩勇的故事已经持续了10年,PPTV的姚欣离开苏宁后加入你成为风险投资伙伴,之前投资了陈华,据说他们在决定唱歌之前一起尝试了100多个方向。兰奇和创业者总是很容易形成高度的合作关系吗?

    陈伟光:投资就是在大海中寻找真正的企业家。我们越早发现,兰奇越早占据价值萧条。然后,当然,我们应该陪伴他们很长一段时间,和他们一起成长。现在有23万员工在种瓜子,好阳的生长速度比我快。

    36氪:所以你的愿景是成为第一个成为企业家的机构投资者。

    陈伟光:希望如此。但是有时候这是不能做到的。

    36氪:你最近的投资,AR光明的前景,已经在B轮了。你以前没有看过这个项目,还是犯了错误?

    陈伟光:起初,我们对明亮的视野有点犹豫。创始人吴飞拥有15年的IT经验和强大的团队,但AR眼镜除了光学技术外,还需要一个全面的后台系统:材料不够轻,CPU功耗低,供应商提供的技术成熟——除了团队之外,对许多外部条件也有很高的要求。有点相似。乔布斯在制造Iphone时,必须判断触摸屏技术和技术供应商是否能够实现他的想法。如果他在2000年制造了Iphone,成功的可能性就不会那么高。

    氪:一方面,你想成为“最早的企业家机构投资者”,但是你的门槛太高了。这两者之间有矛盾吗?

    陈伟光:风险投资是一个寻求真理的过程。没有判断和把握风险的等式。兰奇关注的是早期阶段,而不是网络。一年多来的投资基本稳定。风险与成功之间的平衡对我们来说是个考验。一些早期的项目确实存在风险,但是如果您有信心已经做了足够的研究和深入思考来避免风险,那么您可以承担风险。

    36氪:有时间冒失败的风险吗?

    陈伟光:既然有风险,就有失败的可能。人们必须承认他们的局限性。我们不能在一定时间内看到所有的人都在跑道上。一位数学家说,如果你想找到一个女朋友,并阅读所有10个潜在的人,你可能会发现第四个人最终是最合适的人,但当你回到她身边,他们可能已经结婚了。投资也是如此打爆气球_傅立叶变换性质网

    36氪:如何减轻失败的影响?

    陈伟光:既然我们已经投了赞成票,我们一定会尽可能地支持它。如果仅仅在开发方面存在瓶颈,也许可以看看第四和第八是否能够合并?或者寻求其他并购,甚至转型。这是公司。不是真的。我们必须接受重新报价的结果和经验。这是事实。

    论兰池的异同

    做一个好的投资就是用1%的人才去寻找1%的企业家,而其他人去场馆最多是为了弥补兴奋。

    为什么诺基亚被苹果打败了?它的基因决定了它的失败。

    许多人都知道酒厂很好喝,但他们不知道谁提供葡萄。兰池就像一个在投资行业种植葡萄的农民。做好这件事就足够了。

    坚持一件事总是有代价的。VC的底色是犯错误。

    36氪:你的同事告诉我,你和Terry(兰池风险投资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对年轻同事的要求很高。兰奇在管理上有家长式的天性。

    陈伟光:或者让我们更加强调独立思考。兰奇来自硅谷。它的基因就是一美元VC。看看基准,几个合伙人加上一小部分投资经理。每个成员都有很强的独立性。会有一些优秀的VC基金投资经理,只要覆盖面好,决策和思维依靠老板,但这在兰池更难接受,因为我们认为投资本身就是一项很艰苦的职业,如果你想做出好的投资,就必须有独立思考和强烈的学习。动手能力。

    你是一个注重结果的人吗?

    陈伟光:当然。有没有注重结果的老板?但是我不责备我的同事。

    36氪:不是生气而是强大?

    陈伟光:没有愤怒,没有权威,只有创造集体自律文化,才能取得良好效果。兰奇形成了一种强调独立思考的氛围。我们倡导一种非常“西式”的开放式直接反馈,并且第一次体验这种反馈方式的人会感到有点困难。但是像投资一样,我们也给有才华的人时间。如果一个年轻的同事不能一直通过我们的酒吧,要么他不投资项目就离开,要么他坚持下去,他的思考和研究能力就会越来越强。

    36氪:所以所有的幸存者都是“孤独的狼”?

    陈伟光:他们都是被内在力量驱使的人。虽然对年轻人来说有点冷,但是没有办法做到。真正能做好投资的是1%。我们需要用这1%来投资1%的企业家。其他人最多只能取笑它。

    氪:你是如何培养独立思考的?

    陈伟光:一方面,它来自我的经验:当我在IBM和新加坡电信公司工作时,我经常独自去印度、越南、澳大利亚、美国和欧洲,因为我的跨地区业务,而且我已经习惯了独立。另一方面,在我八年的美国投资生涯中,硅谷风投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36氪:我听说兰池的每个联盟大厦都很苦,无论是在沙漠还是在山区和高原。你想调和球队的意志吗?

    陈伟光:不是。我只是想让你有不同的经历,去那些你只能和你的伴侣一起去的地方。

    36氪:现在队里有多少人?你打算扩张多大?

    陈伟光:投资团队大约有10人。我们还在适当地招募和购买马。兰池的基金管理规模也在不断扩大。

    36氪:管理规模的扩大意味着团队的收入也在增加?

    陈伟光:这是结果,不是目标。

    氪星:你有没有想过改变一套管理理念来使兰奇本土化?

    陈伟光:有时我想,这种管理和投资的逻辑是否适合中国文化?但回到创始人的基因,特里和我都是最好的人,成为自己,谁是合作伙伴决定了文化和管理倾向的组织。

    36氪:你相信遗传学。

    陈伟光:是的。诺基亚很早就接触到了触摸屏技术。为什么他们仍然被苹果打败?因为整个公司只相信键盘和手动输入,他们认为手机是语音,不是数据,不是电脑。它的结果取决于它的基因。

    36氪:大多数风投的基本投资逻辑和运营策略大致相同,这也许决定了它们自己的特点只有百分之几的不同,兰池的百分比是多少?

    陈伟光:也许有些同事在看过我们的项目后会说,这个项目是“非常蓝筹”。我认为它们可能意味着许多蓝旗项目不属于那种流行风格。当我们成为市场上最早的投资者时,春雨博士和VIP学员都属于非主流。

    但我并不打算在几个百分点上走一条新路。对于兰奇来说,练习90%以上就太好了。这是最真实、最核心的投资。

    那些在外部世界看起来相似的部分,比如采购策略、研究思路、投资后管理等等,看起来几乎是一样的。真正的区别在于细节,甚至在最小的部分,结果可能非常不同。

    氪:那么,你认为哪种比例是不必要的,即使现在有10000多家投资机构?

    陈伟光:一些新基金确实强调差异化,因为LP会问他有什么不同。他总是强调他有关系,有产业资源等等。兰奇在客观上没有这种焦虑。

    36氪:2005年兰池开始关注中国市场。与此同时,许多美元基金宣布进入中国。现在,他们当中相当一部分已经成为了行业的领导者。你觉得你的个性不是很突出吗?

    陈伟光:这可能与特里的性格有关。我们不善于在公共场合表达自己。另一方面,我们的项目大多还为时过早,直到14年的赶超网络合并和58次会谈,蓝池才逐渐为人所知。

    实际上,这就像喝酒。在从旧金山到纳帕谷的路上有很多酿酒厂。许多人都知道纳帕谷的酒厂很好吃,但他们不知道谁提供酿造好酒的葡萄。酒味道很好。葡萄的起源很重要。所以我继续寻找那些为这些酒厂提供优质葡萄的农民。我认为兰池就像在投资行业种植葡萄的农民一样。渐渐地,你知道原来好的葡萄和你提供的投资一样有趣。

    氪:你的意思是兰奇在公关方面仍然相对保守吗?

    陈伟光:我不是那么极端。毕竟,国内市场不同于硅谷。所以我们仍然有一个营销团队,并更新了我们的官方网站的视觉效果。我想知道你是否觉得界面更友好?对于被投资企业来说,我们将大力支持他们进行公关,这是投资后的重要任务之一。

    36氪:兰池在过去的13年里犯了什么大错误?

    陈伟光:我想我每天都会犯错误。也许错误是vc的背景颜色。总的来说,一个能够持续13年的风投已经基本上减少了重大失败的可能性。

    36氪:如何弥补缺失的项目?

    陈伟光:一般来说,在B轮比赛中,如果赛道和项目足够好,仍然有可能赶上他们。在B轮谈判之后,将会有更少的谈判。

    36氪:在出口频繁变化的最初几年,在线红主题(如O2 O、共享或直播)中没有兰奇。

    陈伟光:如果我在研究和了解轨道方面做得不好,即使风口行业和估值都很好,我们也不会投资。

    氪:年轻的同事这么有决心吗?

    陈伟光:我的年轻同事总是给我更新,一个我不做决定的项目。几个月后,它将融入下一轮。我拍到的一些交易是后来进行的。当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失败了。坚持一件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然而,我们重复了很多次,那些没有自律能力、不能保持投资节奏的基金最终将比行业平均回报率更低。

    三十六氪:它是由历史教训形成的自律。

    陈伟光:是的。2000年,当我第一次进入风险投资行业时,Nazhi指数是5000点。任何一轮科技公司都可以融资1.2亿美元。后来,纳粹暴跌,我自己的股票一天跌了50%以上。从那天起,我知道投资的第一步就是尊重市场。

    谈谈愿景

    当与企业家合作时,他们不会留下一只手。如果有丑闻,他们应该当面说出来。

    孔子是我的偶像。真、善、美也适合投资。

    36氪:在过去的18年中,哪一天给你印象最深?

    陈伟光:2016年10月5日。

    那天我在新加坡度假,早上还召开了一个电话会议:蓝芝在2006年投资的Coupa公司上市了。但那天下午,我突然接到春雨创始人张瑞去世的消息。那天晚上我立刻买了去北京的票。

    氪:你认为兰奇有哪种特质最强?

    陈伟光:真诚。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觉得,在与企业家一起工作时,有一种方法可以控制创始人和掌握杠杆,但我不想与企业家有这样的关系。我们不会离开的。如果有丑闻,我们必须当面说出来。

    氪星:在这个阶段谁是你的偶像?

    陈伟光:孔子不是偶像,但是它给了我很多启发和指导,给老师和老人。为什么这么惊讶?(哈哈)我每周都读《论语》。孔子总是说简单的句子,这让核心清楚。

    36氪:你最常用哪个句子?

    陈伟光:真、善、美。还有:向往道,依德,依仁,游于艺术。

    36氪:“真、善、美”在投资界有多大可行性?

    陈伟光:“真理”是:我们坚持投资于真实的事物,探索和实践的过程就是寻求真理;当我们看到风险的时候,我们也应该对企业家保持诚实和善良,这样结果才能更接近完美。

    氪:你似乎相信某种精神力量会对投资产生影响吗?

    陈伟光:投资应该是理性的。合理性是基于对研究的理性分析,但我认为这部分可能只占投资决策的90%。另外10%我想带着愿望或信念离开——也就是说,你必须相信这种情况会发生。

    例如,投资春雨博士是因为我们相信二三线城市的病人也能享受一流的医疗服务;投资汽车和住宅,因为我们相信中国也会有自己的智能电动汽车企业;投资VIP培训,我们相信中国儿童的音乐素养将会提高。将来不会比外国差……

    36氪:这是你作为投资者的梦想,就像你选择企业家的关键项目——“梦想成真”。

    陈伟光:是的。投资是最好的社会资源的再分配。当然,有必要与一群同样对未来充满抱负的企业家进行下一个论点,然后实现他们来创造社会价值。这是一件幸福的事。

[责任编辑: 董徒侯]

评论

 
[ 特高压首次开通!国家电网“混变”加速 ]  [ 今年我国就业总量达到新高峰 ]  [ 在沙滩上可以听到雷鸣般的咆哮声——进入印度尼西亚班迪兰县海啸受灾地区 ]  [ 莫白对“裁员”的回应:正常的业务调整 ]  [ 台湾办事处:中国大陆为春节提供加班航班,方便台湾同胞_台湾同胞_航班_台湾办事处。 ]  [ 太吾绘卷商店攻略 太吾绘卷商店系统解析 ]

 
  • 关于我们 | 马伊琍 文章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毕业论文标准格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4xx9.com/articlelist-390.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87.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84.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82.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75.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93.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60.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86.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49.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67.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413.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444.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34.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440.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431.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425.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407.htmlhttp://4xx9.com/baoma.htmlhttp://www.4xx9.com/articlelist-386.htmlhttp://www.4xx9.com/articlelist-358.htmlhttp://www.4xx9.com/articlelist-350.htmlhttp://www.4xx9.com/articlelist-372.htmlhttp://www.4xx9.com/articlelist-352.htmlhttp://www.4xx9.com/articlelist-365.htmlhttp://www.4xx9.com/articlelist-333.htmlhttp://www.4xx9.com/articlelist-430.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402.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85.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83.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79.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62.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49.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73.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34.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438.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431.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31.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406.htmlhttps://www.4xx9.com/baoma.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95.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87.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43.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68.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57.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91.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72.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46.htmlhttp://4xx9.com/articlelist-375.htmlhttps://www.4xx9.com/articlelist-334.htmlhttps://4xx9.com/articlelist-346.html